跑過團我們就是朋友了!

成為中毒玩家前的封閉生活

離開校園投入職場的這幾年,我把自己活得越來越小。

每天上班面對著電腦,下班對著手機,好像只有自己被丟在世界後面,唯一的樂趣是刷社群,看看以前的朋友活得多開心,自慚形穢。

想珍惜老朋友,卻因為不重疊的生活圈把彼此的距離越拉越遠,被動內向的我,只會靠說些漂亮話來試著維繫關係,但顯然並不成功。

鼓起勇氣參加聚會,即使氣氛歡樂,我仍然因為社交恐懼,不斷在腦中妄想著:

「沒有人真的有興趣聽我說話。」
「如果我說錯話,他們或許會拉一個群組孤立我。」
「不要講話不要表達自己的立場,就不會有事。」

久而久之,我不知道該怎麼說話了。

如果可以把責任推給別人反而輕鬆,但我知道這完全是我給自己畫地自限,怨不得人。

與自己的抗爭是最困難的。

我開始耽溺在自我封閉中長達一年,不敢回訊息;不敢約見面;不敢在社群平台上PO文,朋友想要找到我,都得透過我的家人,真的不得已要赴約,我得先在家裡掙扎個三到四小時才穿得上衣服。

與人群拉得越遠,越發恐懼交流,害怕說錯話、做錯事。

最後失去了表達的勇氣。

跨出舒適圈!與TRPG第一次接觸

在一次機緣巧合下我接觸了TRPG這個名詞,好奇心驅使我搜尋了台北TRPG推廣會,看到上面的招募訊息:

龍與地下城,主旨是:「歡迎來到煉獄!」

我沒想太多,可能就像去桌遊店玩遊戲吧?於是腦袋空空的就報名了。

到了桌遊店後我才意識過來——我死定了!

我要怎麼跟一大群陌生人一起玩遊戲?
我要怎麼自我介紹?
我什麼都不知道就來了會不會被當雷包?

好了完了,他們開始在講自己的經歷了,天曉得什麼是COC?DND又是什麼?

「大家好我是ZUZU,我看過魔戒電影…還有……看過人家玩WOW(魔獸)。」

OK FINE,我死定了。

然而我不但沒有死,事情的發展出乎我的意料。

我在不知不覺中跟陌生的玩家們透過遊戲互動了起來,擲出骰子發出歡呼,為超乎想像的故事驚嘆、大笑。

我在遊戲中化身為一個矮小的半身人吟遊詩人,在熾熱扭曲的煉獄騎上被尊稱為聖獸的驢子,受萬千惡魔朝拜。

最後我帶著滿腔熱血及精彩的故事踏出桌遊店,彷彿作了一場夢。

勇敢久了,就變真的了

有了那次美好的體驗,為了再玩更多,我硬著頭皮逼自己跨出繭,慢慢從這項活動中認識了許多朋友,回頭再看,那個連主動約人出去都不敢的小廢物已經是多麼遙遠的過往。

我認為TRPG不是改變我,他是將真實的我從泥沼中拖出來了。

雖然在入坑的這兩年間我沒有意識,但現在回頭挖掘成因,我有了一些推論。

在TRPG的遊戲過程中,成員必須與他人大量互動:

  • 透過言語文字表達自己的想像。
  • 專注地去聆聽、理解他人的描述。
  • 與他人合作完成一個目標或一場故事。

表達是需要練習的,除了如何用詞、如何扮演,還有最重要的,練習說出來。
這樣的遊戲過程,讓我逐步找回萎縮已久的勇氣。

進行一場遊戲的渴望,給予我動力。
必須要在遊戲中表達自己,促使我拋去恐懼。
參與的成員們願意聆聽我說的話,令我安心。
而與人共同地完成一件目標,讓我充滿成就。

一開始或許仍然必須強裝鎮定,但玩著玩著,我就真的勇敢起來了。

為了玩得開心,我們都在學習

雖然作為一個中毒玩家,我情不自禁的為TRPG謳歌起來,然而寫這篇文的目的,並不是想端出「只要這樣那樣就能成為更好的人」的心靈雞湯。

TRPG以一項娛樂遊戲來說,其實並不容易上手。

除了令人怯步的厚重規則書、眼花撩亂的設定以及簡直像在翻書考的角色卡之外,如何有一場愉快的遊戲,很大程度取決於參與者。

所以為了玩得開心,要學習體貼、尊重、應對意見不同時的衝突,也要學習聆聽、學習時間管理。

當抱持著共識的人們聚在一起玩遊戲時,便形成能彼此成長的良性環境。

這對一個社交恐懼的小廢物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參悟。
因為我們都在學,所以不用害怕犯錯。

有幾次當參加完一場遊戲時,我表示希望還有機會一起玩,參與的玩家理所當然的告訴我:「當然呀,跑過團我們就是朋友了!」

我確信自己雖然還沒完全克服社交障礙,但仍會一直這樣中毒下去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